林剑

时尚评论人
时堂Showroom创办人

上海

唐霜

时尚买手
经营thebackroom精品店

上海

上官喆

时装设计师
SANKUANZ品牌创始人

厦门

何艳

时装设计师
HE YAN品牌创始人

上海

谢锋

时装设计师
吉芬艺术总监

北京

高杨

时装设计师
Simon Gao品牌创始人

北京

郭一然天

时装设计师
yirantian品牌创始人

上海

万一方

时装设计师
yifangwan品牌创始人

厦门

Veronica Etro

时装设计师
Etro女装设计师总监

意大利

Ermanno Scervino

时装设计师
Ermanno Scervino品牌创始人

意大利

班晓雪

时装设计师
xiaoxueban品牌创始人

广州

白鹏

时装设计师
BAI PENG品牌创始人

北京
关闭
  • 我爱美容:为什么你选择时尚业作为工作?
    林剑:我之前是做文化艺术的。2003、2004年的时候,很多时尚杂志才创刊,有一些编辑记者朋友跑去了时尚杂志,缺人写稿,他们需要一些中文不错、英文又比较好的人,可以帮他们做一些大的设计师采访,我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的写时尚评论的。我也没有刻意要写这个,但是写着写着一回头发现自己已经写了这么多了……后来,又觉得不满意,所有的稿子都在杂志上,心想“谁还看杂志啊”,就拾掇了一下,把发过的稿子再放到自己的博客上面,发现看的人还蛮多。
    我爱美容:006、2007年的时候,你是第一批做时尚博客的。
    林剑:对对对,准确来讲也不算博客吧。很多人问我:“要不要出书啊?”这有什么好出的,我都传上去了,你们慢慢看吧。反正又不赚钱,随便抄我的稿子也没关系。 这件事情为什么我会做呢?因为没人做。以前大家都水平都比较低,喜欢用一堆莫名其妙的词来描述一下一件衣服。我就想,如果这个领域没什么人做,又水平比较低的话,就值得我去做一做。虽然我水平没有这么高,但是也比那些强一些吧!不过,现在小朋友越来越厉害了。
    我爱美容:你选择在上海,觉得它吸引你的地方是什么?
    林剑:因为上海比较不起腻,每个人都自己的空间,不像北京,北京可能人与人关系之间比腻一点吧。但是对艺术家跟设计师来讲,他们挺喜欢北京的,因为上海人不激动,喜欢什么就默默的喜欢,不像北京比较激动,有好有不好,好的一面就是大家可以沉得下心来做比较实在的事情,不会被那些过度的掌声迷失了自己。另外,我们工作节奏比较快,我觉得上海毕竟还是在中国相对更职业化的一个城市,大家处理一些事物可能会高效一些,所以我还是比较喜欢这个地方的,我干的事情比较多,不能不高效,不高效就干不了。
    我爱美容:你觉得“坏的时尚”是什么?
    林剑:我可能是时尚界里的坚决的左派了。有的人讲“错”和“对”,他站在了一个阶级的概念上了:“我是传统时尚界出来的,我觉得我对你这个没有时尚背景的人,我就可以论你是不好的,糟糕的。”我不喜欢。 我是从来不这么认为。我觉得出现的事情一定是有趣的,这个关乎每个人自己的表达,你看不惯是你的问题,有的时候可能是你自己的观念比较落伍,我不喜欢保守在金字塔的最顶端,然后再去讲对芸芸众生的穿着评头论足,我觉得这个没有意义,所以对我来讲,你关心的一方面当然是顶级的时装设计,最前沿的时装设计,另外方面对大众的时装穿着我还是蛮有兴趣的。
    我爱美容:请用你的字典对“时尚”这个词进行定义。
    林剑:时尚呢,又是整合所有文化资源的东西,所以它本身会比较有趣,时尚不是简单的音乐,不是简单的艺术形式,还要和商业结合,还是每个人有每个人个性,每个人都能够自己的通过穿着来表达自己。这种方式也不是艺术家可以做的,而且每个人都可以自由地表达自己。
  • 我爱美容:为什么你选择时尚业作为工作?
    唐霜:其实我学电影的。毕业以后,我就进了杂志社做编辑,本来一开始想去电影杂志写影评。我之前仅仅是比较喜欢买衣服,比较喜欢穿衣服,对时尚没有什么了解,后来开始觉得有一点有兴趣吧。做了时尚杂志以后,因为机缘巧合,因为好玩,在2013年7月开了一家小店the backroom。
    我爱美容:为什么你选择上海?
    唐霜:上海和其他地方很不一样,它在市中心保留很多既有日常生活气息又有旧日风情的地方,比如法租界。这些小街道,以及这些街道旁边的小咖啡馆,小书店,小店铺,很有意思。有很多店铺开起来了,比如我们这样的,比如说卖古董家具的,比如买日式美学器皿的……上海这些年越来越有活力,越来越好玩。上海的夜生活,地下音乐迅速的丰富起来,开了很多很好的美术馆:POWER STATION OF ART(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LONG MUSEUM(龙美术馆),会有一些挺好的展览在这里展出……
    我爱美容:你喜欢的风格是什么样的?
    唐霜:因为我本身也不是一个特别“时尚”的人吧,谈不上对时装极度热爱。我在旅行、出差时,逛到美妙的家居杂货铺时,会想“为什么在上海这么一个大都市,却没有这样的店铺?”我觉得为什么不去开一家。我就想要做一个跟别人不一样的,一个跟生活形态、生活方式有关的店。我一直以来不是很想做人家做的事情,我觉得这样也没有什么意思。
    我爱美容:你觉得“坏的时尚”是什么?
    唐霜:我们的生活被不好的商品和不好的设计所充斥。人人都在复制成功模式,但更新换代速度那么快,人的眼界有没有高的时候,做的东西就流俗了,一流俗就不免土气,我觉得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我想开一个公共微信,做一个栏目就是“生活中随处可见的烂设计”,比如防盗门,全世界真的只有中国有防盗门,而防盗门是最丑的东西。
    我爱美容:请用你的字典对“时尚”这个词进行定义。
    唐霜:时尚其实就一碗迷魂汤。当我们生活在这个世界上,无可避免会陷入庸长的生活,日复一日的上学、上班,融入主流价值,融入主流社会……时尚对于这个,是一种戏剧化的存在,它可以迅速让你获得一种幻觉上的自我身份重建,从这种无聊的平常生活中逃离出来,构建出一种自我价值的满足吧。如果一个人他能够因为时尚而知道在这个世界上不只有主流价值观,原来还有那么一小群人就是他们追求的是一些别的东西。人是需要时不时有这种兴奋剂的,否则,你就很容易活到某一个状态,或者是某一个位置就自动封闭了,不跟外界互通了,这就很可怕了。
  • 我爱美容:为什么你选择时尚业作为工作?
    上官喆:大学时期我修读视觉传达与广告学双学位,与现在从事的工作没有直接联系。我更庆幸我有多元的知识背景,帮助我从不同的角度来面对所遇到的事情,跳脱一个服装设计师的局限。起初并不知道去向何处。只是隐隐约约看到一条模糊的路。会通往什么地方也完全没有想过。年少的我们并不知道自己要什么,只知道自己不要什么。于是就在不断的否定中,踏上仅存的一条路。如今,我们比当初更清晰自己的理想与目标,也有详细的计划。只要矢志不渝的走下去呢。
    我爱美容:为什么你选择厦门,而不是北京、上海?
    上官喆:我在厦门读书,毕业之后就自然而然留在那里。我比较喜欢厦门这个城市,在这儿节奏慢一些,比较舒服。但是,广义来说,城市都差不多,上海我也很喜欢。现在我还没有一个非走不可的你有,如果有,我说不定会来上海。
    我爱美容:你喜欢的风格是什么样的?
    上官喆:对我来说是,我喜欢年轻、有趣、比较有力量的东西。 因为我本来就是这样一个人,我所有的注意力都在那些东西上面,所以我的设计都跟这个有关。
    我爱美容:你觉得“坏的时尚”是什么?
    上官喆:每个人的标准都不一样,我个人来说,就不喜欢太优雅的东西,但那也不是坏的,就是不属于我的世界。
    我爱美容:请用你的字典对“时尚”这个词进行定义。
    上官喆:我觉得时尚还是一种态度,一种看待这个世界或者生活的某一种角度,如果你的角度不一样的话,看到的也不一样。时装可能就更窄一些,跟穿着有更大的关系,因为时装我觉得更多的是一种工具,是把某个时期,或者说不同的服装放到另外一个躯壳里面,他能呈现一个不同的面貌。我觉得这是时装的功能。
  • 我爱美容:为什么你选择时尚业作为工作?
    何艳:我是从2004年开始的,因为大学时学的是服装设计。其实我在考大学的时候,一心想学画画的,想考纯艺,但因为画的不够好,考不上吧,老师就建议我考一些工艺院校,几乎所有的工艺院校我都去考了,结果服装考的最好,在无锡轻工大学拿的分最高,后来北服也寄了录取通知书,当时因为对无锡的印象好,喜欢它城市里面有山,所以就选了无锡。大学毕业后来上海工作,在服装公司里面做的不是非常顺利,我不太服管,想法又不安分,老觉得这个太土了,那个没法干了,其实也是那时思想不够成熟吧。再加上公司里老会有一些办公室政治,实在忍受不了,我就再也不愿意上班了,所以后来还是决定自己做。
    我爱美容:决定自己做以后,就成立了自己的工作室么?
    何艳:其实一直没有正式成立过什么工作室,因为我们到现在也没有注册过品牌,所以不算有专门的工作室。只不过就在2004年做了第一场秀,没想到有人还愿意买我的东西,于是就开始边作秀边卖一些衣服。然后到了2006年的时候,有些媒体开始关注到我,也接受了一些采访,知道我的人更多了,就这样一直持续下来了。从04年到09年,每一年都会有一场秀,从10年开始与独立设计师品牌集成店合作,在上海和北京两地出售产品,这段时间就没有做发布会,最近的一次发布是在13年10月份“民国”那一场,就是这样,现在这个工作室也就是我工作的地方,就是这样。
    我爱美容:为什么你选择上海?
    何艳:就是是无锡大学毕业以后,觉得上海很近,上海是个人大城市,所以就来上海找工作了。而且感觉在布料方面,上海的资源也比北京好一些。我本身是南方人,这边天气什么的都是我喜欢的,但我也没有特别喜欢上海,毕竟上海的气质还是比较排外的,就是老一辈的人想法会不一样,年轻人还是好的。
    我爱美容:你喜欢的风格是什么样的?
    何艳:我们70年代的人可能都有一些情节,我们做的东西里面多多少少都会有一些怀旧:那是对七八十年代,或者三四十年代的迷恋……蓝布、棉袄等等。
    我爱美容:你觉得“坏的时尚”是什么?
    何艳:这个还真有,我觉得所谓的对和错,是跟这个人对不对,因为同一个规则放在他身上不成立,放在另外一个人身上就成立了,所以没有绝对的对错。就像有的设计天性就喜欢穿的跟别人不一样,还有一些设计师,比如说我,不介意自己有一个傻的发型、不介意自己穿的很普通,也不介意别人说你看起来一点都不像一个设计师。 对与错完全跟你的心性有关系,你的心性是这样的,你就穿对了,别人看到的你与你自己认识的你,全是两个概念,对不对都是自己知道的,别人看没有意义。比如说,要是别人评论说何艳是一个很土的设计师,那都是别人的评论,但是我自己的角度,认同何艳是一个很好的设计师,这就对了。
    我爱美容:请用你的字典对“时尚”这个词进行定义。
    何艳:“时尚”这个词字面上的东西非常好理解,我觉得现在的时尚, 这个词其实已经被媒体带偏了,已经就变成时装工业的一个代名词,时尚可能包含了时装工业,但不等同于时装工业。现在说时尚基本都是说时装工业里那点事,我不喜欢这个词,我也不去定义它。
  • 我爱美容:中国的文化非常博大精深,您的设计里都会带有中国式元素,是特意选择这样的灵感吗?还是避免成为抄袭国外设计的话柄?
    谢峰:这里面有两层概念——如果中国设计师想在国际舞台立足而不具有中国特色,他的力量是很有限的;如果我们要做国外的设计,我们没有经历过这样的成长环境,设计出来的东西总归是会有一定差距。
    我爱美容:您平时对跨界艺术合作的领域挺宽广的,生活中对艺术也很感兴趣吗?
    谢峰:我以前是学习艺术的,对艺术有着深深的向往。我很了解艺术和时装的互动关系,时装从艺术上吸取了很多灵感,但是时装不能等同于艺术,时装受到时间的限制,但艺术却是永恒的。
    我爱美容:您心目中的正能量是什么呢?
    谢峰:改变生活方式是时装设计最重要的核心价值,除此之外,改善生活环境、保护生活现状至关重要,推进这方面的发展对我来说就是正能量。
    我爱美容:对于中国时装周有什么期待吗?
    谢峰:可能是舆论环境和商业环境吧,中国时装周逐步培养年轻一代的设计师,更多地铸就了好的商业氛围,也希望更多的老百姓能了解中国时装周、关注时装周。
  • 我爱美容:为什么你选择时尚业作为工作?
    高杨:我14岁就离开中国求学,辗转于新加坡、瑞士、新西兰,在各种文化冲击之下,建立自己的人生观和审美趣味。回来我就想做和时尚有关的事情。其实每个人心中都有自己设定的舞台,这是一场多幕剧,我们需要通过每一幕循序渐进的发现自己。对于我,前几幕就是一些边缘产业,一些时装有关的东西:学一些服装文化,看看这个产业到底是什么样子。然后才是做设计,做衣服,做品牌。
    我爱美容:你喜欢的风格是什么样的?
    高杨:我欣赏那些能够去很多地方、接受很多文化、能够讲很多种语言,像候鸟一样迁徙,没有国度限制的人们。我希望他们穿上我的衣服,能够在喧嚣都市中的寻觅到一片宁静,一个安静的自我。在追求自我和城市生活之间,是存在着一种矛盾,这就是都市性,“想隐于市却无法隐于市”,我就是喜欢给这样的的人做衣服。
    我爱美容:你觉得“坏的时尚”是什么?
    高杨:我觉得是羽绒服。冬天让所有人都穿着深色和羽绒服简直是一场灾难。
    我爱美容:请用你的字典对“时尚”这个词进行定义。
    高杨:时尚是沿着历史的血管走的,人们不会接受跑出他所见过的轨迹的东西。比如说一个服装设计四个袖子,四个领子,你会觉得它怪异。就像一个人跟长了四个眼睛一样,这种东西会让人恐惧的。但如果是长了两个眼睛,但是这个眼睛是更新的,又漂亮精美了很多,大家欣赏的都是这一类的东西。所以说创新的语言是要在一定的正确的语言上有迹可寻的,不要做无迹可寻的荒诞尝试,一定会被大众唾弃的。
  • 郭一然天
    时装设计师
    上海
    滚动鼠标中轮下拉有精彩访谈
    我爱美容:为什么你选择时尚业作为工作?
    郭一然天:我还在读书,就有机会展示自己的作品,比起同龄人来说是幸运的。在英国读书的那段时间,给我最大的帮助就是在形式表达上面,其实给我的锻炼蛮多的,比如说一个想法,或者说一个元素表达的更完整、更成熟一点。
    我爱美容:你喜欢的风格是什么样的?
    郭一然天:我可能会喜欢偏简单一些的,我喜欢的一些不刻意的衣服。
    我爱美容:你觉得穿你衣服的女性应该是个什么样子?
    郭一然天:我喜欢很强大,很有力量的女性,但她们同时也是有女性特质的,这些东西体现在服装上就是即强硬又柔美。
    我爱美容:请用你的字典对“时尚”这个词进行定义。
    郭一然天:我觉得是不刻意的美,应该是这样子,时尚还是要遵循人体的…我觉得时尚不会是刻意的。我觉得就是每一个设计都会有自己存在的意义,就是恰到好处挺好的。
  • 我爱美容:为什么你选择时尚业作为工作?
    万一方:我在国内读的是服装设计与工程,课程比较偏向工程方向。后来去了伦敦的中央圣马丁进修设计,才开始真正明白设计是怎么一回事。 “作为一个设计师为什么你要创作?”我觉得这是我或者很多设计师在思考的一个问题。其实我觉得衣服不仅仅是衣服,它带给穿着者更多的是一种感受,我希望我的衣服让别人穿起来瞬间我有自信了,我想要去见人,我想要去工作,我想要出去走一趟,这就是我希望我的衣服带给大家的一个感受。
    我爱美容:你喜欢的风格是什么样的?
    万一方:我喜欢这样的女性形象:非常有态度,有自信,不在乎世俗的眼光或者是别人的评论,会给人一种不一样的感觉。
    我爱美容:你日常的工作状态是怎样的?
    万一方:我会要求自己9:00要开始一天工作,到几点就看自己状态了。其实,现在我的工作、生活已经有点分不清了,所以我也说不清什么时候是在工作,什么时候是在休闲。以至于爸妈会给我分享一些关于“养生”的文章……
    我爱美容:你觉得“坏的时尚”是什么?
    万一方:我觉得分市场层面和审美层面的,市场层面的设计我觉得符合目标市场就是好的设计,有些设计就是必须要丑的,因为他需要去迎合他针对的市场,如果太美了就不对了,所以我觉得这个东西是分开来谈的。
    我爱美容:请用你的字典对“时尚”这个词进行定义。
    万一方:我觉得这是一个态度,你可以穿非常简单的衣服,如果你没有态度的话也就谈不上时尚。
  • 我爱美容:说说你的style!
    Veronica Etro:平时我工作的时候喜欢穿平底鞋,牛仔裤,在我工作的时候,如果要出席一些晚宴活动我也会选择连身的裙子,高跟鞋的组合。
    我爱美容:提及Etro我们第一印象就是“佩斯里印花”,这个是Gimmo Etro先生去印度旅行时获得灵感的东方元素花纹,和我们说说这个美丽的故事吧。
    Veronica Etro:这是在上世纪80年代在印度的一次旅行,我并非在场,不过对于这个图案“佩斯里印花”有着别样的感触,这个图案是一个有着时间沉淀的美好故事,不仅仅用在女性的服装中,在男性的着装中也很赞。同样这个图案也具有多重艺术性,时而安静时而狂野。
    我爱美容:作为女装设计师,您在设计的过程中最在乎的细节是什么?
    Veronica Etro:在设计创作中最重要的一部分就是去做调查,我曾经在博物馆里看到了一幅画,着迷到我想将其运用在设计中,我四处寻找一位手工师能将其手工绘画在面料上,你知道现如今都喜欢用机器代替,但是手工的往往才是最能传达情感的一种方式。
    我爱美容:平日里有什么喜好?喜欢旅行吗?
    Veronica Etro:我非常喜欢,只是现在工作越来越繁忙,出去的机会少了,但是平时我有时间我会去研究摄影,会去老式的电影院,去博物馆。现在也已经是妈妈了,每一年有两次时间我对带着孩子们一同去欧洲其他国际的首都和城市去旅行。
  • 我爱美容:1999年,您作为设计师与企业家Toni Scervino共同创立了Ermanno Scervino。而在品牌创立之前,您都拥有过什么样的时尚经历?
    Ermanno Scervino:上世纪90年代,在与众多时尚大牌和意大利设计师工作室长期合作之后,我决定以设计师的身份创立自己的时装品牌。80 年代在纽约的生活经历是我的财富,我有众多的明星名媛朋友,是著名夜店Studio54里的常客,与Andy Warhol(安迪 .沃霍尔)私交甚好,在西班牙著名party小岛Ibiza 与波西米亚辣妹一起热舞…… 奢华的生活方式对我来说一点都不陌生。我希望用自己独特的视角和设计来打扮那些极具魅力的女人们。于是在1999年,我和搭档Toni Scervino共同创立了Ermanno Scervino。
    我爱美容:Ermanno Scervino男、女装的灵感来源是什么?
    Ermanno Scervino:男装系列通过丹宁体现了它的时代感,丹宁的使用有种特殊的挑战精神,是对于“约定俗成准则”的质疑。女装系列则将女性打造成60年代在游艇渡假的社交名媛,就像希腊船王 Onassis 的女儿Christina一样。帆布和单宁面料与上乘丝绸面料的混搭,极好地衬托出度假风格的精髓,同时配以施华洛世奇水晶,显尽奢华。同时,还大量选用刺绣贴花、蕾丝、印花以及绸缎面料。明黄、翠绿、和天蓝主宰了这一季的色板,将高端奢华的海上度假场景描绘得淋漓尽致。
    我爱美容:只要提及意大利,人们首先会想到的是时尚之都米兰。而Ermanno Scervino却将总部设在了古老的佛罗伦萨。能否与大家谈谈品牌在选址上的用意?
    Ermanno Scervino:设计师这个行业不是一般人干的。每天属于我的睡眠时间往往不足五六个小时。当做完了一个系列后,从版房出来的时候,我平生第一次有了眩晕感,需要让人扶一下了,这是小时候参加运动会能排全校前几名的我不能想象的。
  • 我爱美容:为什么你选择时尚业作为工作?
    班晓雪:品牌的诞生也是偶然的,并不是我计划很久要做一个品牌,完全是因为一个国际比赛,参加比赛的条件是必须要有自己的品牌,所以我就做了自己的牌子,到现在我都很感谢这个机会。一切都是水到渠成的,如果你做的够好,大家的眼睛看得到,自然国际上会有这样的机会邀请你过去,但是自己没有做好,即使有这样的机会,我也不会选择走出去,因为还是要拿自己满意,或是能够感动自己的作品出去。
    我爱美容:为什么你选择广州?
    班晓雪:广州其实是比较务实的一个经济社会,那里的人很实干,大家都很用心,即使他们不太注重穿着,包括我平时也不注重穿着,但也可以做出很漂亮的衣服。而且从全国来讲,广东省的服装的资源算是非常丰富的,这个也是为什么我选择在广州去做这个品牌。我喜欢广州还有一个原因是,那你有比较浓郁的生活气息,我喜欢逛那你的菜市场,在那里你可以体验到当地人的生活和情感,真正融入到这个城市。我本身是北方人,一开始去那里其实是不太适应的,但是当你真正的融入到这个城市,你会发现每一个细节都是让人喜欢的,包括他们的饮食,一切都那么简单自然却丰富。
    我爱美容:你喜欢的风格是什么样的?
    班晓雪:我很少关注潮人,反而是普通人的着装会给我更多的灵感,就比如说我为什么刚才提到菜市场,菜市场有很多老人会去,像老人穿衣服也挺特别的,他们会穿儿女的衣服,也会搭自己的衣服,搭出来的款式和颜色反而有新的感觉。我尽量保持自己是一个更单纯,更生活化的一个设计师,从生活里面汲取灵感,至于我做出来的东西是不是生活化,潮人是不是会穿,这个我不去设定,但是我更愿意从生活里面挖掘灵感。
    我爱美容:请用你的字典对“时尚”这个词进行定义。
    班晓雪:其实我自己觉得我是没有资格谈时尚,因为我不觉得我在做时尚,我更多的是呈现自然里面的东西,我觉得事情是没有绝对的对与错的,因为大家的标准不一样,如果拿衣服的风格来讲,我不排斥任何一种风格的类型,我只能选择我要做什么风格,但是别人做的风格同样值得所有人尊敬他,存在既有道理,每一种风格的存在都是值得我们去尊敬的。关键就是找到自己、定位自己,你找到自己,就找到永远的流行。
  • 我爱美容:为什么你选择时尚业作为工作?
    白鹏:我不是特别喜欢时尚圈,这就是我的工作,就是做衣服。这东西也谈不上一个艺术啊或者那么高尚的东西,就是一个像手艺一样的一种工作,然后做好一件衣服别人能穿。
    我爱美容:你喜欢的风格是什么样的?
    白鹏:我们做出来的所有东西都是一种自然的表达,而不是说在一个流行风格里,我觉得独立最根本的一个东西就是真实,就是你到底要的是什么,你要面对的是一个真正的自己。
    我爱美容:你日常的工作状态是怎样的?
    白鹏:我没有刻意划分设计、工作、生活或者爱好这几者之间的关系。有的人工作就是工作、生活就是生活,而我把设计当成是工作、生活之中的一部分,它们互相之间都是分不开的。
    我爱美容:作为一个独立设计师,您怎么看待设计与商业之间的关系?
    白鹏:在中国做原创设计还是有相当难度的,因为是独立平台,所以在设计、经济上面临的挑战要更大一些,但不受外界评价或市场变化的干扰,坚持自己的标准才是重要的。整个的圈子是一个看似独立设计好像蓬勃发展,其是一个很扭曲,大家好像模仿独立一样。
    我爱美容:您觉得设计师这个行业是一个有明星光环的行业吗?
    白鹏:这是一个顺序的颠倒,你本身就是一个裁缝或者说是一个手艺人,你就是应该把这个完全当做一个单纯的工作,这是一个出发的根本,那最后你可能你做了很多年,或者你连续做出了很多的好作品,才有资格接受赞美。